根本原因还是经济问题
2019-04-04 19:29
来源:未知
点击数:            

我国13亿多人口中超过半数生活在农村,一半以上的学龄儿童也在农村,而支撑乡村教育最重要、最关键的力量是乡村教师。多年来,我国教育事业取得大发展,但“乡村教师问题”依然是老大难。各地解决这一问题普遍的做法是鼓励乡村教师发扬奉献精神,扎根农村,而大量的师资缺口则通过大学生、志愿者支教以及城区教师轮换值守的方式解决,这些工作固然有一定成效,但治标不治本。乡村教师问题不是因为教师不敬业、不奉献,而是因为待遇偏低、工作环境艰苦、职业发展空间有限等。教师甘于奉献的红烛精神确实值得赞美,但更要力争用切实的政策支持真正解决他们的实际困难。

随着城市化的大规模推进,农村社会生态的异化甚至劣化日益引起有识之士的关注与担忧,拯救“沦陷的乡村”已经成为全社会的共识。我们必须认识到,城乡之间巨大发展差距的背后实质是权利获得和权利保障的差距,只有做顶层设计,施治本之策,才能补齐这一发展中的重大短板,真正建立起城乡协调发展的治理体系和社会生态。

为了使城乡之间的发展不至于出现颠覆性的反差,不把破败的乡村、贫困的农民带入“十三五”,我们需要施行拯救之策。首先要解决好农村的现代化问题。农民不愿留在家乡,根本原因还是经济问题,因为仅靠种田过不上体面生活甚至养不活家人。同时,进城务工农民受制于户籍制度,无法享受城市居民在就业、教育、医疗、住房、社会保障等方面的公共服务,无法真正实现市民化。因此,拯救“沦陷的乡村”,必须把人放在首位,加大社会保障公平推进的力度,加大城市反哺农村的力度,促进乡村基础设施建设,促进农村经济提升转型,增加农村地区就业机会,实现城乡医疗养老一体化等。

中国经济近40年的快速增长主要得益于我国在世界产业链中的比较优势,其中之一就是“比较”廉价的劳动力。一定程度上可以说,如果没有大量的进城务工者,就没有中国经济的高速增长。自然,随着工业化、城市化的扩张,人口由乡村向城市聚集导致的农村人口空心化以及经济社会文化教育的凋敝也在所难免。因此,“乡村沦陷”也就衍生出对工业化、城市化的审视与诘问,我们不得不思考应对之道。

在城市化过程中,农村的衰败是一个世界性的、规律性的问题。对乡村衰败的感慨是一种精神层面的“逆城市化”的文化需求,人们在城市文化中生活的时间长了,会怀念乡村文化,感念以往悠闲自在、淳朴敦厚的乡村生活。但是,这种怀念很难挽救乡村的衰落。当然,城市化发展到一定水平也会产生一种“逆城市化”的趋势,譬如外出打工者回归农村“再造故乡”的行动,城市反哺农村等。事实上,很多城市周边的农村已经发生着变化,享受到“逆城市化”的福利,诸如民宿经济、乡村旅游以及新兴起的乡村创客空间、特色小镇等,做规划设计、资本投资的人可以选择到交通、网络便利的乡村去办公,环境优越,成本低廉。随着“逆城市化”的发展,农村将会是一个价值洼地,其价值增长会越来越快。

再次,要拯救乡村教育。乡村教育是传统农村文化文明的策源地,是帮助乡村孩子学习成才、阻止贫困代际传递的基本通道,也是解决“留守儿童”问题不可或缺的基础。在教育发展中,教师是影响学生健康成长的关键人物,是提高教育质量的关键因素,也是促进教育公平的重要保证。

其次,要保护并重建传统的乡村文化。“乡愁”实际上就是人的一种恋旧的文化情结,留住“乡愁”就是守住文化,守住我们灵魂的寄托,守住精神的家园。无论是城市还是农村都有我们成长时习以为常、长大后却十分依恋的东西。有的是固态的、物质的,有的可能是非物质的。城市化的扩张湮没了传统乡村的历史、文化脉络,已经看不到乡俗文化的历史传承和遗留踪迹。乡村需要留住活态风情,古村古树古建筑是乡愁,好山好水的美丽生态是乡愁,独具地域特色的建筑是乡愁,传统的风土人情、人际交往也是乡愁。守住了它们,就是守住了乡愁;守住了乡愁,也就传承了5000年的传统文化。当我们的乡村沦陷之时,乡愁也就没有了寄托,我们只能在记忆中回味、感慨、痛惜、哀愁。

今年春节期间,以返乡笔记为代表的“回乡体”文章风靡媒体,尽管多为碎片化且带有作者主观色彩的描述,但仍能拼接出一幅破败的乡村图景:村容村貌的溃败、青壮年人口的外流、文化的空白、教育的残缺、医疗的落后、留守儿童的无奈等。“破败的乡村”、“苦涩的乡愁”冲击着人们的神经,曾经“诗意”的故乡在越来越多的游子眼中成为“失意”的故乡。

Copyright © 2003-2015 All rights reserved.http://www.zcbuilders.com娱乐棋牌大厅下载安装,手机单机棋牌游戏下载,6元可以提现的现金棋牌版权所有